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博客

欢迎登陆三星经济研究院网站www.serichina.com

 
 
 

日志

 
 
关于我

(Samsung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是韩国受到公认的最大的智囊库。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SERIChina)继续遵循着三星经济研究院严格的研究方法和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使命。所有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研究成果(战略管理、产业技术、宏观金融、中韩关系)都在官方网站www.serichina.com上得以展现。该网站还包括“院长专栏”、“媒体报道”、“韩国经济”、“三星经济研究院报告”、“中国论坛”等重要的信息。所有的中国读者都可以免费阅读,欢迎登陆。

网易考拉推荐

力拓案件三大教训  

2009-11-13 13:29:33|  分类: 产业技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炯  产业技术组首席研究员

75,力拓公司有四名员工在沪被中方相关机构拘留,其中包括力拓上海首席代表、力拓铁矿石谈判组成员胡士泰(Stern Hu)等高管。

力拓事件中力拓公司和澳方的反应值得玩味,但更值得中国企业去思索的是从这件事见中吸取些什么教训?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公司利益与国家利益纵横交错,国际商海波诡云谲的今天,不能仍像过去一样对跨国公司抱有盲目的崇拜和不切实际的幻想。

谁在喊冤?

胡的被拘,引发了部分西方媒体对中国充满偏见的舆论攻击。美联社报道称,胡士泰的被捕向全球商界传递了使人不安的信息,更显示了在中国做生意的潜在危险。而纽约时报则援引布鲁克林学院一名副教授约翰·法兰肯斯坦(John Fankenstein)的说法称,这将使中国的商业环境蒙上阴影。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一些在野党政客不遗余力地向澳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施压。

胡士泰(Stern Hu)等四人是因为涉嫌行贿和非法获取商业信息而被捕的。据报道,作为力拓在华的首席代表,胡士泰(以下简称胡)为在谈判中占有优势,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关于其客户市场战略情报的数据库。正是这些情报的性质以及其取得情报的方式使胡跨过了法律的边界。

通过搜集客户市场信息来增加谈判胜算的举措本无可厚非。然而,胡的个人电脑中却存有大量力拓中国客户的铁矿石采购计划、存货报告、生产计划、销售计划等详细资料,甚至包括这些公司和钢铁协会高层的会议记录。人们不禁要问,除了贿赂客户公司的管理层,胡究竟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获得如此详尽的商业机密?

据此看来,对于像胡这样的行贿者的起诉怎么会“向全球商界传递使人不安的信息”?又如何会使“中国的商业环境蒙上阴影”?恰恰相反,如果任由其逍遥法外,纵容行贿和商业间谍活动,才会真的“向全球商界传递使人不安的信息”并且使“中国的商业环境蒙上阴影”,因为开放平等的商业环境的根基就是严明的法制社会。

上周访华的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在采访中就此事称,就像中国不能将中国的法律适用于澳大利亚一样,澳大利亚的法律也不能实施于中国。那么,至少澳大利亚的法律应实施与澳大利亚吧?这就是澳大利亚的1999年刑法修正案,又称《反贿赂外国公职人员法》。该法案以成文法的形式确立了澳大利亚作为《经合组织(OECD)反对在国际商务中贿赂外国公职人员公约》签约国所作的承诺。起诉那些靠商业行贿拿合同的公司不仅是东道国的责任,更是跨国公司母国的责任。

在这一方面,德美两国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去年12月,西门子就因违反了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被判有罪,罪状中还包括西门子子公司在华行贿的诸多事项。西门子因此向美国政府交纳了四亿五千万美元的罚金;同一天,西门子还宣布,因为违反了德国的反腐败法,在2007年早些时候被慕尼黑法院判决交纳的罚金基础上再追缴政府近五亿七千万美元。三笔总共十三亿美元的罚金应当使力拓案中那些澳大利亚反华鼓噪者感到羞愧,因为迄今为止,也没有任何消息表明澳大利亚政府对力拓和胡士泰的行为进行了调查。

力拓老脸

在华行贿闹得如此严重与力拓公司本身文化历史密不可分。力拓是一家存在了一百多年的老牌殖民公司了,其海外行贿的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它在西班牙维尔瓦省(Huelva)经营的时候。到了现代,力拓在人权问题和合法经营上也是劣迹斑斑。它曾无视联合国反对南非种族歧视的制裁,从当时还在南非治下的纳米比亚乐平矿(Rossing mine)采铀销往英国。罗杰·穆迪(Roger Moody)在他的《掠夺》(Plunder)一书中描述了力拓的种种劣迹:从侵害土著居民、恫吓反对者、到镇压工会,再到操纵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卡特尔,不一而足。此外,力拓在环境保护问题上同样声名狼藉。去年,曾是力拓最大的股东、挪威主权财富基金(Norwegian sovereign wealth fund)就因为对力拓在印度尼西亚的格拉斯伯格(Grasberg)铜金矿的环境和人权问题上的做法不满而提出抗议,抛售了其持有的力拓公司的全部5亿英镑股份。

了解这些历史,也就不难理解力拓有参与到行贿活动的嫌疑。事发后,力拓迅速发表声明与胡士泰撇清关系,并宣称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其雇员在华行贿的指控。然而,根据澳大利亚的《反贿赂外国公职人员法》,问题的实质不是力拓墨尔本的总部是否知道胡士泰在华行贿行径。问题的关键在于,力拓公司是否建立了一套公司内部防止海外行贿的制度和公司文化。根据来自中国司法机关的消息和胡士泰所作所为,就这个问题澳大利亚方面在迁怒中国之外至少应该对力拓展开调查吧?不知为何至今不见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或司法部有所作为呢?

中国教训

此案过后,也许更应思考的是如何与外来跨国公司应对周旋,发展自己,提放他人,以免重蹈覆辙。

第一,强调国际竞争中国家意志与统筹协调的作用。国际商战已不再仅仅局限于企业层面的竞争,尤其像钢铁和铁矿石这样关乎国计民生的支柱行业,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对它的考虑,更多的要从国家经济战略和经济安全的高度来考虑。中钢协毕竟只是一个行业协会,代表更多是大型钢厂的利益。在对外谈判中,利益诉求分野巨大,各钢企想要仅凭信用和承诺一致对外很难做到。这次就暴露出来一些公司各种阳奉阴违私下协议。买方的集体谈判随着成员数扩大均衡并不稳定。此时,动用国家强制力收回铁矿石进口权,由国家统一进口,改集体议价为集中议价,加重买方筹码,买回后再官卖给各钢企也许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选择。

第二,加强对在华外资企业的监管,从源头上遏制。至案发,力拓案的行贿、窃密黑幕才被层层揭开,其涉及范围之广、可能造成的危害之大,触目惊心。鉴于此,建议以后加大为外资在华企业的监管力度,不要一味纵容,尤其是对其账户和税务情况更要依法严查,以防其通过转移定价转移收入做低利润,或操纵财务报表挪用资金做不法勾当。

第三,动用法律武器特别是《反垄断法》的利器,反对外资的某些并购行为,维护国家经济利益。去年底必和必拓被迫放弃收购力拓,就是因为欧盟的强烈反对。尽管当初两拓合并已经获得其母国澳大利亚的批准,然而欧盟却因两巨头的合并很可能导致对铁矿石价格的垄断为由提出抗议。

其实,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和 《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第三条列出的两项标准,如果相关经营者在中国市场上销售额达到了一定的份额,即适用中国反垄断法。而两拓掌控着全球铁矿石的36%,两拓出口的铁矿石中,有近70%出口到中国,中国是铁矿石进口第一大国,也是“两拓”最大的铁矿石客户。两拓联合,必将导致中国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上更加弱势。根据中国法律完全有理由采取类似欧盟的强硬做法。建议此后完善加强相关法律,特别注意反垄断法的海外适用。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www.Serichina.org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