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博客

欢迎登陆三星经济研究院网站www.serichina.com

 
 
 

日志

 
 
关于我

(Samsung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是韩国受到公认的最大的智囊库。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SERIChina)继续遵循着三星经济研究院严格的研究方法和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使命。所有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研究成果(战略管理、产业技术、宏观金融、中韩关系)都在官方网站www.serichina.com上得以展现。该网站还包括“院长专栏”、“媒体报道”、“韩国经济”、“三星经济研究院报告”、“中国论坛”等重要的信息。所有的中国读者都可以免费阅读,欢迎登陆。

网易考拉推荐

诺奖新贵的中国启示  

2009-11-16 15:05:36|  分类: 宏观金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兹晖 宏观组首席研究员

20091012日,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教授Elinor Ostrom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Oliver Williamson获得本年度经济学奖。这个结果可谓大跌眼镜,事前被看好的几大热门人选全部落空,两匹黑马异军突起。特别是Ostrom教授,作为第一个获得经济学奖的女性,但严格来说却不是一个经济学家而是一个著名的政治学家,经济学界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过她的名字。有人开玩笑说,大多数经济学家会对Ostrom教授获奖感到愤怒,因为这意味着以后其他社会科学的学者也可能获得经济学奖,经济学家的竞争对手增加了很多很多。不过,Ostrom教授在制度选择、公共治理领域的研究确实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未来的社会体制发展也有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今天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Ostrom教授的学术思想和现实意义。

Ostrom教授的主要贡献在于对公用地悲剧问题的研究。目前很严重的海洋鱼类过度捕捞就是典型的公用地悲剧。事实上,很多渔民都意识到了过度捕捞海洋鱼类将会造成鱼类灭绝,破坏生态,最终毁灭打渔业,但每个渔民仍然是尽可能地多下网、多打鱼。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海洋中的鱼没有主人,谁打到是谁的。对单个渔民来说,打到鱼可以赚更多的钱,完全享受打到鱼的好处;而鱼群减少甚至灭绝,造成的损失是所有渔民共同承担,单个多打鱼的渔民只承受损失的一小部分。因此即使所有渔民都同意整体上应当减少捕捞,却都希望自己可以多捕捞。这样渔场里的鱼就成了一块公用地,悲剧发生了。

公用地悲剧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现实生活中的环境污染、温室气体排放、地下水过度开采、草原过度放牧、过度砍伐破坏森林都是公用地悲剧,这其中的关键就是一种行动带来的利益被行动者独自享受,损失却是和其他人一起分担,于是每个人都从各自利益出发,损害了整体利益。

那么应该如何避免这类悲剧呢?传统思想认为,应当实施政府控制。我们还是用海洋捕鱼的例子来说明。

政府控制派认为,可以让政府规定每家捕捞的数量,这样总捕捞量得到了控制,也能避免悲剧。一般认为,要么市场化要么政府控制,非此即彼,否则不能避免悲剧发生。

Ostrom教授却发现,在很多情况下,政府控制并不能解决公用地悲剧,反而是所有参与人可以通过自己的组织形成合作,化解悲剧。

Ostrom教授观察到,在瑞士的农村,一些公共草地被合理使用了数百年却没有过度放牧的悲剧,日本的一些公共森林历经数百年也没有过度砍伐,瑞士和日本的农民在没有政府干预下达成了精巧而公平的合作,有效利用了资源又避免了悲剧。她指出,在很多情况下,政府干预并不是有效措施,政府通常如果能为益相关各方提供一个信息交流和协商谈判的渠道,各方常常能够设计出有效的机制实现合作,避免悲剧的发生。

Ostrom教授分析了这些合作机制,发现这些合作机制非常多样化,例如在瑞士,避免过度放牧,有的农村规定每一家夏天放牧的牲口的数量不能超过冬天的牲口数量,有的村则是村民集体讨论确定一个种的放牧数量,在按比例分配给各家各户。虽然这些合作机制形式千差万别,但本质上都有五大要素:一是机制是合作者之间自发形成而不是外部强加的,二是符合当地客观环境,三是合作者之间能够互相监督,四是违规者会被处罚,五是发生了冲突能够公平的解决。

Ostrom教授进一步分析了一些合作失败的案例,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案例。她发现,在很多情况下,政府出于好意的介入,反而会打破长期形成的平衡。她指出,理论上政府会为了人民福利提出最好的方案,但现实中的政府并不完美,政府完全了解当地的客观环境,闭门造车设计出来的方案常常不恰当也不公平。而且,政府往往并不能有效监督方案的具体实施。更糟糕的是,政府自身也可能腐败与民争利,政府政策的不稳定性反而会刺激短期行为。

因此,对于很多公用地问题来说,政府的直接介入是不合适的,反而是民间团体大有用武之地。NGO等非政府组织没有直接的利益和强制力,反而可以居于中立的位置,为居民提供交流、组织的渠道,常常能够促成合作机制的形成。

Ostrom教授的研究对于中国有广泛的借鉴意义。中国长期以来都是一个强政府主导的社会,民间社会力量发展不足。政府力量过于强势已经在某些方面带来了负面作用,中国一些地区环境破坏、污染加剧就与政府的不当介入有关。

近年来,中国的民间组织力量也逐步兴起,各种志愿者行动、NGO在环保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这将对中国未来的公共治理产生积极作用。但是,目前中国公共治理问题最严重的农村地区,民间组织的发展仍然远远落后,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三农问题恶化。政府在推动乡镇直选、增加农民政治权力的同时,还应当鼓励农村民间组织的发展,这才能形成农村多元化,真正改善农村公共治理,实现农村全面发展。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管理视频(www.sericeo.cn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