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博客

欢迎登陆三星经济研究院网站www.serichina.com

 
 
 

日志

 
 
关于我

(Samsung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是韩国受到公认的最大的智囊库。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SERIChina)继续遵循着三星经济研究院严格的研究方法和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使命。所有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研究成果(战略管理、产业技术、宏观金融、中韩关系)都在官方网站www.serichina.com上得以展现。该网站还包括“院长专栏”、“媒体报道”、“韩国经济”、“三星经济研究院报告”、“中国论坛”等重要的信息。所有的中国读者都可以免费阅读,欢迎登陆。

网易考拉推荐

“子贵母死”的意外结局  

2010-08-17 14:1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秉光

立太子前,先赐死其生母。这种残忍的传位方式,史学界称之为“立子杀母”或者“子贵母死”。开此先河的,是汉武帝。汉武帝“立子杀母”,在西汉仅此一例;而“子贵母死”却在北魏沿袭成制度。

翻开《魏书·皇后传》,关于子贵母死的记载,让人触目惊心:

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后生明元……后以旧法薨;

 明元密皇后杜氏,……生太武……泰常五年薨;

 太武敬哀皇后贺氏,……生景穆,神麚元年薨;

 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生文成皇帝而薨;

 文成元皇后李氏,生献文,……依故事……薨;

 献文思皇后李氏,……生孝文帝,皇兴三年薨;

 孝文贞皇后林氏,生皇子恂……后依旧制薨;

 孝文文昭皇后高氏,后生宣武……暴薨

这份死亡名单中,可以发现,排在最前面的刘氏,被称以旧法死,而之前并没有找到类似的杀人事件。这就说明,北魏子贵母死制度的制定者,就是开国皇帝拓跋珪。

普遍认为,拓跋珪是在学习汉武帝,其实不然。众所周知,“主少母壮”是汉武帝“立子杀母”的主要原因。当时,汉武帝六十九岁,其子刘弗陵只有七岁,其妻钩戈夫人二十六岁,赐死她是为了防止成吕后第二。而北魏刘氏死时,皇帝拓跋珪三十九岁,若无意外,他完全能够再活个十年八年。

但是,拓跋珪还是赐死拓跋嗣的生母刘氏。这是为什么呢。

北魏建国前,拓跋鲜卑还处在氏族公社解体时期,当时的妇女干预朝政,要实现“父子家天下”,就必须对根深蒂固的“母权制”进行变革。当然,赐死刘氏,拓跋珪也是出于防止外戚干政、皇权旁落的目的。拓跋部能够复国,得益于妻族独孤部的大力扶持。拓跋嗣一旦继承皇位,其生母刘氏,就可能成为独孤部外戚染指北魏皇权的桥梁纽带。

为了让这种血腥制度顺利实行,拓跋珪需要一种无形而又高压的力量,来堵住悠悠之口。于是,他谎称拓跋部有“后宫产子将为储贰,其母皆赐死”的祖制,而且还搬出汉武帝安慰儿子。

但是令拓跋珪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煞费心血弄出来的制度,开始显现让他意外的后果。

第一个意外,是直接要了他的命。刘氏死后,太子拓跋嗣“哀泣不能自胜”。这种软弱的表现,让拓跋珪很失望,转而露出杀机,拓跋嗣吓得“游行逃于外”。

拓跋嗣失踪后,拓跋珪不得不重新立太子。他想立拓跋绍,就必须要赐死其生母,即来自母族贺兰部的贺氏。贺氏向儿子求救,结果拓跋绍趁夜与帐下及宦者数人,杀死了拓跋珪,可怜道武帝拓跋珪竟死于亲生儿子之手。流亡在外的拓跋嗣闻变乃还,赐拓跋绍母子死,自己即位。

拓跋嗣虽反对“子贵母死”,但他素来“纯孝”,最终继承下来。从拓跋珪开始,“子贵母死”已经成为北魏易代前的惯例。这种做法虽丧失人性,但在北魏前期,对于维护皇位传承秩序和内部稳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子贵母死”逐渐成为后宫铲除异己和争权夺利的最好借口,这也是“子贵母死”的另一个意外结局。生母被赐死后,不少幼年的太子由保母来抚育。太子即位后,都尊她们为保太后,甚至皇太后,她们的子侄也被封为高官,这就造成了生母没能专权,保太后们反倒干预朝政的局面。

比如拓跋濬的贵妃李氏之死,就是个例子。皇后冯氏面对生下龙子从普通妇人直接封为贵人的李氏,非常惶恐。通过赐死李氏,冯氏不仅铲除异己,而且通过亲自抚养皇储,控制了将来的皇帝。冯氏利用“子贵母死”先后害死了三位母亲,并控制了拓跋弘和拓跋宏两位皇帝。冯氏的侄女入宫后,其行止与冯氏无异。

“子贵母死”第三个意外结局是,造就了一大批女强人。“子贵母死”制度始于天赐六年(409),止于延昌元年(512)。事实上这一时期,妇人干政现象,比北魏建国前还要严重,很多女强人,如窦太后、常太后、冯太后、高皇后、胡太后等都出现在北魏。要是拓跋珪地下有灵,不知有何感想。

从冯氏开始,该制度变得更加灭绝人性。自己没有儿子,就“杀其母,而养其子”,强抢未来皇帝的抚养权。结果宫人都不愿生太子,堕胎现象也屡见不鲜。到了元恪时期,皇族面临绝后危机。为皇统大计,元恪废除了“子贵母死”制度。

虽然“子贵母死”是北魏推进制度转型的催化剂,但任何逆反人性的制度,最后都会走向愿望的反面。

         中国三星经济研究院CE0即时教育视频(www.sericeo.cn

  评论这张
 
阅读(1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